繁體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家有父母是福气
发布时间:2021-10-15 来源:国能承德热电公司 作者:卜健芳

中午下班回家,看到屋门微微开着,我知道,肯定是母亲留给我的。只要母亲在家,每天中午都会把门微微地打开一道缝,省了我们姐弟二人下班再掏钥匙开门进屋。

推门进去,看到母亲正蹲在地上洗一盆衣服,是父亲的几件外套和一个床单。问她怎么不用洗衣机,她说也没几件不值当,用手揉几下就行。厨房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父亲坐在桌旁戴着眼镜正看一种药品的说明书。父亲做事极其认真,凡是医生开的每一种药物,他都要细细地把说明书看个明白才肯服用,看他专注看说明的样子,我们都戏称他为“专家”。

看我回来,母亲起身擦净手上的泡沫进了厨房,拿碗盛饭。饭桌靠近暖气的那个位置是母亲的专座,在母亲的右手边是一只永不移位的电饭煲,盛饭的时候母亲总要问上一句:“这些够了吗?”,询问我们对饭量的需求。如果是吃馒头或者烙饼之类的面食,母亲正前方的饭桌上便会多摆上一只盖帘儿,上边是冒着热气的母亲自己做的面食,然后再把切成角的饼和掰成我们需要大小的馒头递到我们手里。只要母亲在家,我们过着绝对的饭来张口的日子。吃饭的时候,母亲也总是把大大小小的碗碟往我们这边推,她的面前则摆满了调味的容器和盛装主食的器皿,随时满足我们的用餐需求。父亲吃得慢,总是在我们都吃过以后他还在那里细嚼慢咽。最近,父亲的牙又开始捣乱,满口的牙基本上没两颗健康的了,只好听凭牙医对它们钻孔、填充。

吃过午饭,我坐在沙发上和他们聊天,问问这个、说说那个,再介绍点单位的事情给他们听,帮他们解决一些智能手机使用上的小问题,教给他们玩微信、刷抖音、使用学习强国了解国家大事。近几年,父亲的腿脚越来越不利落,每天大部分时间都闲的家里,于是,智能手机就成了他形影不离的老伙计,虽然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不如年轻人,但因了他的勤学好问,父亲很快便学会了智能手机的许多功能,抖音、微信、快手玩得比我们并不逊色。父亲总说,现在过的日子是他做梦都不曾想到的,不但吃穿不愁,他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头子不用出门便可知天下事,更神奇的是天下人可以通过网络关注他个人的琐碎而美好的日常生活。

卧室里,母亲支开了那台古董级别的缝纫机,床上的针线筐里摞着一沓整齐的鞋垫半成品,我们一家子穿旧的衣服都被母亲废物利用缝成了鞋垫,垫在鞋里汗脚吸汗、干脚保湿,比买来得要舒服得多。我从包里掏出一件刚穿没几天就撕了一条大口子的睡衣,母亲先用手针一针针地缝上,然后又在衣服后边垫上一块薄薄的衬布在缝纫机上走了一遍,破损的衣物便修复如新。抬头看阳台衣架上挂着我昨天换下后没来得及洗的衬衫,母亲已经洗好后晒在那里了。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母亲家旁边就是离退休职工开垦出的一片整齐的小菜园,从楼上的窗户望出去,应季的大白菜长势正好。从春种到秋收,母亲每天都要在菜园里忙碌,收获着一季一季的各色菜蔬,丰富了家里人和邻居好友的一日三餐。父亲说,那片菜地就是母亲的事业,她的汗水和欢笑都在那里。母亲说,她喜欢忙碌,喜欢看我们吃她做饭菜时那满足而享受的样子,喜欢邻里之间和睦而友好相处的那种感觉。

母亲心细如发而又善解人意,总是处处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包容着我们的坏脾气、宽慰着我们心里解不开的郁结。父亲认真而执着,从不惧怕任何困难与挫折,有父亲在,我们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有家可回,有爸妈的等待,我们便永远是那个被人疼爱的孩子,这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气。

责任编辑:滕斯达


上一篇:
下一篇: